当前位置:禾梨信息门户网 > 综合 > 川西高原上 成都援藏工作“画像”

川西高原上 成都援藏工作“画像”

2019-12-02 08:07:44来源:admin

为了履行四川省委、省政府对成都的神圣使命,向藏区19个贫困县提供优质对口援助,帮助藏区尽快实现扶贫、改善民生,切实提高藏区人民的幸福感和成就感,成都5895名藏族干部和专业人员离开了家人和熟悉的工作环境,投入了真情投入到藏区扶贫斗争中。9月中旬,在中共成都市委宣传部和市援藏办的组织下,我们成立了援藏专题报告组,用镜头和笔触记录成都援助川西高原援藏一线干部和专业人员的活跃数字。

采访中再次呈现了成都藏族援助人员在甘孜和阿坝留下的每一个感人、激动或辛酸的时刻,这也给记者们实践“改变路线”提供了生动的一课。

记者采访黑水县瓦波乡玉山沟村大黄基地当地村民

旅游业是“扶贫之花”,将带来“财富之果”

九寨沟风景区、松潘古城、黄龙风景区和大沽冰川。在阿坝州为期6天的采访中,最集中的感受是九寨沟县、松潘县和黑水县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丰富的旅游资源。无论是美丽的自然风光还是深厚的文化资源,每个县都有一个知名度很高的主要景区。

受2017年8月8日九寨沟地震影响,九寨沟景区关闭,九黄环路旅游业遭受重创,酒店、商店、餐馆和旅行社关闭,出租车关闭,常住人口只有9万的九寨沟县突然失去了年均700万游客带来的旅游红利。不仅九寨沟县,松潘县高远红牦牛肉食品有限公司的干牦牛肉销售额也出现了类似悬崖的下降,从每年数百万元下降到数十万元。

旅游业是一个富民产业。只要游客来了,住宿、餐饮、当地产品销售、食品、服装、住房和交通都在人们的钱包里。以旅游业为扶贫产业的起点,全球旅游业正在成为阿坝州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动力,也是当地人脱贫致富的动力源泉。

然而,旅游业也是一个“烧钱”的行业。基础设施建设、服务管理和品牌建设需要政府部门投入人力、物力和财力。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这也是邛崃、大邑和彭州藏族救援队的重点。

邛崃市援藏队以招募项目为载体,根据乡镇发展和集体经济增长情况,量身定制招募报价旅游项目。同时,探索九寨沟县优秀民营文化旅游企业和地方国有企业的“混制”改革,帮助地方引进专业人才和技术,提升地方国有平台企业的市场竞争力。

大邑县援藏队在十里回乡共投资734万元。“基础第一、居家第一、文化同步”的措施将游客的“中转旅游”转变为“进来、逗留、停留”。以松潘县绿色生态工业园区为龙头,规划镇平红辣椒主题公园、南山贝母农业园、水晶高原生态蔬菜园、红粘土藏香养猪园、圣地华海五大产业功能区,强化松潘观光农业品牌。

在松潘县十里回族乡的特色镇,记者曾随机打开一个农民家的门。院子里长满了美丽的花。房间干净整洁,地板闪闪发光,初秋时节,特有的徽牦牛火锅在高原微凉的空气中冒着热气。

9月27日,九寨沟风景区化妆归来。国庆假期以来,景区已经“客满”好几天了。

记者在理塘县下木拉乡蘑菇产业基地采访时写道

星星之火点亮青藏高原教育

随着铃声的响起,学生们在足球场上尽情奔跑,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在社区练习书法...在唐力县第二中学的采访中,给记者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每个孩子脸上天真无邪的微笑,这改变了记者心目中藏族学生单一娱乐生活的刻板印象。所有这些都离不开金堂县的教职员工为帮助西藏所做的努力。

在被誉为“世界高城”的理塘县,记者患有头晕、胸闷等高原病,甚至在采访中停下来吸氧继续采访。另一方面,这些藏族教师忍受着高原病带来的身体痛苦,想念他们的家人。在这样困难的环境中,他们充分发挥了自己在书法、音乐、舞蹈等方面的特殊技能。为孩子们创造各种娱乐活动,丰富他们的课外生活。"我们留下来让他们出去得更好。"这样的一句话也是记者在采访中听到最多的。

因为他们有更多的时间与藏族儿童相处,有更多的时间了解和思考这个地区的文化,藏族教师不仅在教育中“散热”,而且开始通过一些个人渠道向生活困难的学生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世界上没有距离,爱是我的家乡。教书育人是良心的问题。从成都平原搬到青藏高原意味着充分发挥教师的专业特色,把教育的种子播到藏区,生根发芽。”这是金堂县一位协助西藏教学的老师所说的话。

不仅仅是休闲生活,记者了解到,金堂县的配套教师团队已经将“以人为本、尊重教师、关心学生、建设民族团结与融合”的办学管理理念融入日常管理,积极实施金堂县的“533生活课堂”教学模式,并将“少教多学”、“学习案例指导”等新的教育理念引入日常课堂教学,使理堂教育达到了一个较高的发展水平。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教育教学质量一年又一年地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该校连续两年获得理塘县目标考核一等奖。2016年,由于学校正在建设过程中,它将无条件开设在线教学班,2016级普通教学班只招收7名新生。三年后,302名学生参加了2019年高中入学考试。进入该县前200名的学生人数高达63人,平均在该县同一班级排名第一。升学率在全县排名第一。在现实意义上,实现了低进高出的转变。它开创了理塘初中教育的新局面。

黑水县汽巴乡党委副书记郑毅向记者讲述了2018年底的坍塌经历

对高山下扶贫搬迁工程感到震惊

邛崃市援助双河村搬迁项目是阿坝州采访的第一站,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协助西藏的干部何金林翻过一个小山坡,穿过一条隧道,说道:“我们到了。”当我下公共汽车时,我看到了一个繁忙的建筑场景。西藏特色的小房子相继建成,一些村民搬进来了。这是一个帮助穷人的搬迁项目。在那之前他们住在哪里?"就住在上面"团结村主任杨桂平指着对面的山。记者抬头看着山顶至少高出海平面3000米的那座山,但只有1米宽的山路蜿蜒曲折,一眼看不到。杨桂平说下山过去很难。他从山顶上的家步行到学校花了将近两个小时。如果老人病了,他只能做一个担架,村民们用火把把他抬下山。

塞索塔叔叔已经搬进了他的新家,他说下山是他一生的愿望。幸运的是,他的愿望实现了。那些你半夜拿着火把下山的日子,你不得不步行两个小时去上学,当山被大雪封山时,你不能动弹,这些日子终于成为历史。说完,塞秀塔站在院子里,唱了一首感谢党的歌。歌声响彻全村。这个崭新的村庄让每个人都兴奋和快乐。未来,高速公路将带来更多的人,他们将为这个地区注入生机和活力。

如果第一站的采访对记者来说是第一次冲击,那么接下来几天的采访会让记者们收获更多。九寨沟县的村干部没有告诉家人就申请了西藏援助。松潘县的生态工业园振兴了一个小型牦牛生产车间。黑水县罗多镇还有一个中草药种植基地,海拔3000米,这使一个贫困村的村民找到了重新就业的途径...在每一个时刻,每一个西藏救援队成员都向记者展示了他们为克服贫困所做的努力和艰苦努力。这些努力加快了藏区的工业发展,一个接一个地改变了贫困村庄的旧面貌。将来,我相信会更好。

通往西藏之路上的“变”与“不变”

翻越雪山,涉水过河,经历阳光暴晒和积雪,随时应对可能发生的滚石和山体滑坡……除了缺氧,高原多变的气候仍然是记者采访中遇到的最大挑战。这是西藏救援队成员的日常工作情况。记者们在两次印象深刻的采访中感受到了藏区的“变化”和“不变”。

“不变”仍然指西藏地区恶劣的气候和恶劣的生活环境。平均海拔4300米的理塘让每个人都“骑马”。头痛、胸闷、严重失眠和其他高海拔反应接连发生。在严重的情况下,他们不得不依靠氧气瓶。一望无际的蜿蜒山路摇摇欲睡,甚至恶心呕吐。在康定去丹巴的路上,发生了四五次坍塌。没人知道山上的滚石会在你面前滚动。都江堰援藏队成员杨坤借调的吉居镇是康定市最偏远落后的乡镇。通往村庄的路建在山上。砾石路穿过300米的悬崖,在湍急的雅砻江边,但他不得不在这条路上来回穿梭。许多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因此,这次采访也向记者们展示了同样的西藏援助精神,“缺氧缺气,不怕苦”。

与“没有变化”相比,藏区的“变化”给了记者最大的惊喜。由于各援助小组对西藏的共同努力,西藏地区的道路现在变得更加平坦,房屋已经修复,看医生也不再那么困难了。偏远山村的人们不仅与水电相连,还与互联网相连。根据每个贫困村的不同特点,在西藏救援队的帮助下,该行业也开始发展,村民的口袋越来越大。如理塘县夏穆拉乡的香菇、康定市铁索村的大棚蔬菜、丹巴县丹东乡的高原夏草莓等。这个行业的发展让人们尝到了好处,也给了他们增加收入和致富的内生动力。此外,创新扶贫模式是援助团队给西藏带来的一个辉煌的“变化”。例如,都江堰创新“旅游金融住宅”和“旅游畜牧业景区”模式,充分利用都江堰自身的旅游优势,结合当地村庄独特的旅游资源,使一度贫困的村庄提前脱贫。丹巴镇的莫斯卡村(mosca village)藏民援助小组成员充分利用各种短视频网络平台,使丹巴这个贫困的村庄成为最偏远的一个,迅速成为打卡的地方,吸引了大量游客。国庆节前五天,莫斯卡村每天接待约3000名游客,每天收入3万至5万元。

现在,在援助小组和地方政府部门的共同努力下,西藏地区的大多数地方和大多数人已经提前脱贫,反贫困斗争正在取得胜利。

成都传媒集团专题报道组记者余祖素祝愿肖可唐雯胡克摄影师陶张可泉

编辑李盘

彩票app 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快三app

上一篇:聆听前沿的声音!浙师大基础教育援外基地落户秀洲
下一篇:泰安“窗口”①:一站换乘 贴心服务 一出站尽揽城市风情

Copyright 2018-2019 cavallo180.com 禾梨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